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一汀烟雨湿江南,欲笑还颦泪
一汀烟雨湿江南,欲笑还颦泪
时间:2015/1/5 来源:散文吧作者:想烂死的小杨梅 被查看: 1291次

烟波画里寄情柔,晓来夜雨不堪收。惜数杨花飞似梦,恰如离人泪上眸。

无言谁会对萧楼,一帘疏梦怅烛幽。烟水渺渺疑是路,偏饮相思落白头。

——题记

最不喜春雨淅沥之时,牵念如泣,纷扰内心。而,这样的景致,却很容易唤起心的共鸣。夜渐深,听声声细雨凄诉,流水般滑过,不知此刻,你是否与我一样静坐窗前听雨?守着江南,枝上,早有相思生根发芽。我隔着烟雨,看陌上春华再次盛开,那湮灭不了的千年深情,来来回回之间,每一寸时光都被放在了心底珍藏。我轻轻闭上眼,泪水和着细雨纷纷坠落,每一滴,都妩媚了我胭脂妖冶的年华,当,那撩拨的心弦飘过十里西风,我凝香而出的清丽身影,轻易的便生出了念想。

檐下,清脆的水声,那么空灵,我淡淡的记忆如同堤岸垂下的柳丝,柔弱无力的略过江南。蜿蜒的深巷,一笺凭栏的时光,嫣然的倒映出如水般纯白的忧伤。千百次魂牵梦里的江南,我随雨而来,应你千年的期约,那片葱郁的琼花,漫漫碾过层层叠叠的青石板,一叶叶凄凉的雨韵,踏过九曲回廊的清音,在缓缓步出的二十四桥上,点点诉说着想你时如丁香般的轻愁。

烟雨三月,依然还是那般的盈盈倾城。深深的庭院里,我仿佛又看见了碧水婉约的秋波,我沿着岁月垄成的花痕,在簌簌花瓣如潮的风雨飘摇中,听见了你哒哒的马蹄声响,我从一搦瘦影的黄昏,走进了你落寞的眼底,那些荷白的往事,还不及抖落满身的风尘,隐藏在花下暗香浮动的幽幽明月,和舞罢黄昏杨柳的环佩叮咚,便已穿越了多次的轮回,成了千里之外有景无人的诗画。

落空的岁月里,我们隔岸而立,与山对视,与水凝眸,一季迟来的碎雨,在三月里微醺成惆怅,而,此刻的宁静,也频添了几分寂寞与清冷。

一别千载万年,再见归期渺渺,红尘中,总有些山长水远的凉薄,会留下细碎而尖锐的刺痛,一曲琴断愁肠,湮灭在了江南的尘烟中,许多年以后,我十指轻轻敲打的曾经,白驹过隙间,奏成了一片雨花飞落的离殇。

柳烟深处,一怀心事,一季又一季的随烟雨起起伏伏。江南青石小路上,我踏着晨雾,采着带露的相思一路寻来,那一帘疏离的依依别绪,将一抹相思的颜色落满路旁,我站在相思树下,阵阵雨风,叩响了流年岁月为你的所有时光。

落花成风,春雨料峭,奔涌不止的依旧是那缕思念。跟随着逝渐远去的斜阳芳草,一个花季,幻化成一颗颗琥珀色的雨珠,我拾拣起一地的雨花,却无法将眩目的哀离串成相思的词韵。

新雨未干时,歌舞升平的桨声灯影里,一池凝聚的等待,在小巷的尽头,只留下一路湿润的花香。曾经明媚温软的季节,那滴挂在眼角寂寞欲飞清泪,那悲伤成河的一幕幕往事,始终,无法于盈月低吟时,留住一幅江南的水墨纯情。

一声莺啼,晚春瑟瑟,空气中流露出来的思念是如此悠远而绵长。柔肠百转的桃花渡,穿越十里的低眉一笑,烟雨来时,摇响了满枝的清香。那一年,灞桥折 柳,马蹄凌乱;那一年,一袭青衫,一把折扇,你站在芦苇岸旁,伸手欲轻轻接住将落的烟雨,那被烟雨润开的千树万树的桃花,顿时明媚,我拈起那朵五百年生死 不灭的情花,将你安放在了心底最柔软的一偶,从此,在烟雨江南的烛影摇红里,为你舞尽了所有的哀愁。

沉醉在江南烟雨的红尘,你的笛声依然悠扬,那多情的音符在风中低回,你万千柔软的呓语,一点点于绿柳枝叶间滴落,此后,我如兰的缱绻,穿过一路的芬芳,承负了尘世太多的眷恋与等待。

今夜,心事如兰,开在回忆的烟雨江南,碧水盈盈的湖畔,我用深情的笔墨挽着浅浅的思绪,将你从沉睡的千年唤醒,而,茫茫的云水间,我今生,已做不成了你水袖罗衣的江南女子。再次轮回,曾经魂牵梦绕的地方,一树嫣然绽开在了遗梦间,妖娆的彼岸,那一袖清风,一笺云锦,就算刻骨铭心了所有的灿烂繁华,也不能,让总来入梦的忧思与柔情不渐行渐远。

此去经年,再次于遗忘的阑珊处,醉舞了一腔柔婉的翦翦风情,那祭奠的一笔水墨,如果,年华真的如流水,轮回的倒影中,是谁的风情还在依然?其实,不想用哀怨的目光去看待江南,去品江南的烟雨,因那烟雨细碎后,我的一曲清商短歌也已为你唱罢。打马,轻过,曾经青衫隐隐的江南,如今的寂雨疏落的风寒,就算自怜其影,又能在飘飘零零中挽回多少情殇?

淡淡的烟岚,心已水波潋滟。反反复复翻阅的旧时信笺,勾勒出了太多的颠沛流离,斜阳残雨下,如今,我们别过杨柳依依,又各自在何处黄昏独立?同样的 细雨缠绵,同样的广袖挥去,曾伫足的江南,被风吹走的不只是一瓣桃花,一帘烟雨,还有红尘那千古一瞥里,丝丝的华年,缕缕的情愫。就在江南泪雨成霜时,那天涯可怜的烟雨凡尘,一水透明的纠缠,一句绝尘的刻骨,已在辗转不眠的夜晚,听任孤独在生命中永生泛滥。

流光似梦人非梦,一汀烟雨湿江南。

帘卷西风,欲笑还颦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