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恪:《季羡林日记:留徳岁月》
恪:《季羡林日记:留徳岁月》
时间:2014/12/18 来源: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作者:楚水 被查看: 1959次

日记是一个人心灵的记录,是破解一个人思想感情的密码和钥匙。季老日记留德岁月出版了,留徳十年,整整六大本书,150万字,在《季羡林全集》2100多万字之外新增加的这150万字,字字是真,一笔一划地记录下了先生异国求学的心灵历程。  

       

1934年11月到1946年8月,季老那时23岁到35岁,正值大好青春。我想其中最吸引人的应该是先生那一段深藏在心底却从未坦露的异国恋情,那位终生未嫁美丽的德国少女,该是先生心里怎样的一种痛楚呢?先生的日记该会留下怎么的喃喃自语,如梦似嗔?然而我却彻底地失望了,一目十行地急切地从1卷翻至6卷,再切急地十行一目从6卷翻至1卷,竞没有发几句能够涉及情感的文字,甚至没有找到那位德国少女的名字。记得季老从来没有和我谈及过这段诱人而似乎神秘的感情历程,我偶有所问,先生也仅仅淡然一笑,从不回答,就好储藏在心底的陈年的酒,时间越久越醇越香甜,越不愿意轻易让人品尝。却是季承大哥给我讲过40年后,季老再去徳国时却阴差阳错过了本应该的重逢,二楼和院墙之间,有40米吗?却阻隔了这位美丽的德国少女40年的相思与期盼,让人不由得不一声叹息,可能也是这样,人生唯有留有一点无法弥补的遗憾,留有一种伤痛,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读先生日记,感受最眀显地就是失眠和吃安眠药,特别是1942之后的日记差不多每天都会提及,各种各样的安眠药几乎伴随了先生一生。失眠,长年累月地失眠是痛苦,这种痛苦尚有药可医,可情感上的苦痛呢?有药可医么?可以忘却么?恪,一个字,恪,先生是以自己一生的幸福和情感为代价,恪守了中华民族最朴素的道德传统,将痛苦留给自己默默承受,慎独自省,清恪修行,用一生的实践践行了他"假话全不说"的人生信条,是一个真正意义简单而朴素的中国人!恪,恪就人格,就是把持得住,心灵就有力量,也才是最充实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