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3个故事认识数字艺术生态
3个故事认识数字艺术生态
时间:2014/11/21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秦兰珺 被查看: 1715次


共建共享的互联网精神打破了传统的艺术生态

一个发生在音乐圈的故事

80年前,广播兴起,把音乐艺人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在电台播放现场音乐,在音乐家们看来,报酬有失公平,因为同时有几百万听众在收听节目。他们认为,如果把这几百万人同时装在一个大音乐厅里,他们得到的门票收入要多得多。而广播公司认为,很难按照听众人数来支付版权费,因为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听众。于是,几乎对艺术家有着垄断管理地位的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ASCAP)定下了一个合约:电台广告总收入的3%至5%要用来支付使用音乐的版权费。

当广播公司还在和该协会谈判时,各家电台已经开始尝试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他们完全取消了在电台进行的现场表演,开始播放唱片。于是,各大唱片公司也采取了应对措施,他们在出售的唱片上写着“未经授权,不允许电台播放”。不过,1940年,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如果电台买了唱片,就有权在节目中播放。作为报复,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说服了一批著名音乐人不再灌制新唱片。

于是,可供播放的音乐越来越少,并且当时的局势表明唱片公司在版权费上会有更夸张的要求,美国各家广播公司决定主动出击,他们成立了自己的音乐版权机构——美国广播公司(BMI)。该公司迅速吸引各地音乐人,包括很多蓝调音乐和乡村音乐歌手,他们更看重的不是金钱而是出名的机会,因此他们同意电台免费播放他们的音乐,不久靠向电台收取音乐版权费的商业模式就彻底崩溃了。音乐家们把广播当成了一种主要推销手段,更多的是通过出售唱片和演唱会门票赚钱。

80年后,2008年11月,英国某乐团在YouTube网站上郑重发表了一则声明,大意是:在过去的3年里,你们在YouTube网站上可占了我们不少便宜,把成千上万段我们的表演视频上传到了网站。现在我们决心改变这种局面,虽然我们可以挖出你们到底是谁,用各种手段报复你们。但或许有更好的办法,现在我们已经在YouTube上开设了自己的频道。我们恳求你们不要再上传那些质量差得要死的视频、音频了,你可以在我们的频道上下载到高质资源,甚至是我们出道以前的很多高质资料和最新的高清视频。并且,所有的资源都免费下载。不过我们也想要一点回报。我们衷心希望你们能偶尔购买我们的DVD和其他产品,我们这些年来被大家占了太多便宜,我们也希望能有人抚慰一下我们受伤的心灵。

启示:互联网对艺术干了什么

人类历史上有4次媒介变革:文字、印刷术、广播电视和数字媒体。每一次媒介的变革都会伴随着艺术生态的变革。以上故事,与其说音乐家在不断退守,不如说他们在不断探索一种新模式,一种既符合媒介规律又符合艺术规律的模式。我们今天同样生活在一个变革的转型期中,我们很多人和当年的那些音乐人一样也处于困惑中。不过,正是从80年前的困惑中,才产生了今天大家都习以为常的艺术生产、消费和管理模式,同样,从今日的困惑中,也会逐渐发展出明日的可持续生态模型。

数字时代的生产建立在比特之上,比特是信息的单位。计算处理信息,计算也产生信息。计算和信息的结合就构成了数字艺术生态的生产基础。数字生产几乎只要消耗很少的资源,你可以看得见屏幕上的显示,但是却摸不着构成这些显示的代码。而代码的一个重要特性就是方便改写、传输和贮存,相比传统物流,我们可以认为光介质是零阻力,这意味着我们的信息物流是零损耗。

另外,由于信息技术的特性,几乎每两年技术成本就会下降50%,我们把这个规律称为摩尔定律。例如,1961年,一个晶体管的价格是10美元,两年之后,一个晶体管的价格就降到了5美元,又过了两年,价格降到了2.5美元,到了1968年,售价为1美元,到了2010年是10-8美元,现在价格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再看其他技术的价格趋势。1970年,1美元可以有102比特的内存和103比特的硬盘空间,到了2010年,花同样的钱,内存和硬盘的储存量都变成了40年前的一千万倍,今天估计超过一亿倍了。而传输技术的曲线有些特殊,像楼梯一样。这是因为每次一有新的传输技术,传输成本就会垂直下降到一个水平。上世纪70年代高峰期总传输量每秒不到105比特的传输水平,经过6次比较大的技术升级,40年后的速度已经发展为曾经的106倍。可以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刺激的上升曲线了。

更为关键的是,就连源代码编写、软件程序开发这样的工作,也体现了成本上无与伦比的潜力优势,而且催生了一种文化精神:开源共享、非私有化的社群主义精神,一种借助信息技术而成规模气候的文化形态。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谷歌,谷歌的大部分业务都是免费的,它们开发的安卓系统也是开源系统。同时,硅谷其他的老牌大公司也不得不调整策略,它们有的开放了部分源代码,有的开始探索一些免费的商业模式。如今,开放共享的文化基因已经或多或少地表达在信息技术生态的各个角落。

今天这种方式不仅运用于软件开发,也应用于资源共建、知识共享。从这种模式的运营中,我们不仅有了小米手机,也有了豆瓣阅读的评论共享网站、新浪爱问的资源共享网站和以维基百科为代表的知识共享网站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