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何不于君指上听? --王诚博士谈《无问西东》
何不于君指上听? --王诚博士谈《无问西东》
时间:2018/2/1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96次
何不于君指上听?
      --王诚博士谈《无问西东》

     俗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样一部《金瓶梅》,可以诲淫诲盗,亦可以画意诗情,关键在于读者的视点与眼光。一部《无问西东》,楚某观之是同情与感动。如叔本华之所言,同情剧中的人物,尽而同情自己。为剧中的人物感动,是因为有些久违的东西,正在湮灭,正在消失,为那些还在弥留的真诚感动。
       某之也宿命,也太容易被感动,而经常不经意地忽略某种观点与立场--这大概就是强调感性的作家与强调理性的哲学家的区别之所在。遗憾的是不是作家的我,却偏偏遇见非哲学家之必夺的北大博士王诚。当我还沉浸在《无问西东》的伤逝中,不能自拔的时候,王诚却为导演李芳芳制造出来的巨大的"糖衣炮弹"而感到深深的忧患:

    "典型的资本主义普世价值观念⋯⋯"
       涉及到信仰与立场,王诚总有那么一种朴素的冲动,让人不能不相信其信仰的真实⋯⋯
       "最好的时代,选最坏的典型,最坏的时代,选最好的典型⋯⋯,为什么不在中国选王健林、马云,在美国选街头的醉鬼流浪汉⋯⋯"
      "美国毕业的李芳芳在美化她的美国梦⋯⋯"
       
    王诚话到这里 ,我才恍然大悟。噢,原来如此⋯⋯,比如外国传教士和中国的小孩在暴雨中唱赞美诗的情节,完全没有必要苛意拍摄来,或完全可以有许多其他的拍摄方式。而这种苦难场景,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同情,反而衬托出了宗教力量的强大。这种潜移默化,如病毒的侵蚀式的思想腐蚀,其实,更为可怕。如肯德基、汉堡试图改变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其实,从中国的小孩子做起,煞费了许多心思一样,不能不让人警惕。此时,忽然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件小事》中的鲁迅,而王诚则是那人力车夫,需仰视才见其高大,让人自愧不如。而放松或原谅自己,就是堕落的开始。
    
     若言琴上有琴声
     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
     何不于君指上听?

      所以,还是东坡先生《琴诗》讲得好,听琴,需要先辩析出琴声里的道理,不要盲目陶醉,才能坐怀不乱,这才是中国立场与中国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