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潮落远沙群下雁 --怀念诗人顾城
潮落远沙群下雁 --怀念诗人顾城
时间:2018/1/2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18次
潮落远沙群下雁
       --怀念诗人顾城

     还是买了一本顾城的诗集。当在厦门机场第一眼看到顾城的诗集,还是⋯,尽管略作了些许迟疑,还是购买了一本。其实,诗歌本身又有什么过错呢?如果有过错的话,也仅仅是诗人而已。
       顾城的诗,除了朦胧诗之所谓经典的几首之外,自己又读过多少呢?所以,系统全面地阅读一遍,确实很有必要。如果不带某种--其实大多都是忌妒的偏见的话,客观地讲,顾城并不一定第一要著地先接受道德的审判。一妻一妾,有违常理,杀妻差一点弑子,简直有背人伦,十恶不赦。如果一个人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的道德良心的时候,又有谁敢大言不惭地去讲,自己百分之一百的比顾城高尚或纯粹呢?顾城决不同抢劫杀人的另外一位诗人阿橹,顾城的罪恶或错误,也仅限于自己的感情领域,有一种神经质的偏执,是诗人性格的悲剧。
       现在,顾城、谢烨、刘湛秋、英儿都已成为昨天的往事了,讲起来也伤感。尽管没有像石评梅、高君宇那一样,一叶红叶终究飘落,有情人终究没成眷属,那么让人只能一声叹息,却也不能不让人感叹。暂不说顾城、谢烨的偶然偶遇,堪称某种传奇的佳话。听说北岛曾在中国青年报上介绍过顾、谢二人这一段波折的爱情经历,至今也沒有读到过此文的我,听起这段故事,都很是着迷,也曾经一度认为诗人的爱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泰戈尔《最后诗篇》的翻版,让人仿佛置身在了这如诗如画的小说场景里,如痴如醉。英儿、刘湛秋算是与我曾经有过半面之缘,某种程度上讲,我们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诗人的爱情,至少肯定不能简单理解为仅仅是因为某种生理的需求,从刘湛秋、英儿二人的《爱情:伊妹儿》中可以感受的到这种感情,更为重要的是英儿离世后不久,刘湛秋也随之而去了。
     这本《顾城诗精编》基本上囊括了诗人诗歌的精粹,从1964年之:

         杨树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
   就睁开了一只眼睛

到1993年之:

       你在等海水吗?
你在等海水吗 海水和沙子
我知道最后碎了的不是海水

你在等消息吗?这消息
像一只鸟要飞起来

这种像"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样有灵动、有童趣的诗歌,世界需要童话,当然,也需要像顾城这样的童话诗人,这就是一个诗人存在的社会价值。

       潮落远沙群下雁。一转眼诗人顾城离开我们已经25年了,四分之一的大浪淘沙,濯缨沧浪,总会让血的颜色淡化,我想如果你今天捧起这本诗集,肯定闻不到血的味道。学会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不去纠结,才能更深次地理解别人。今天,怀念诗人顾城,遗憾也许就是另外一种完美。所以,就不必为遗憾而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