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睡你,或偷情,还需要穿过大半个中国吗?
睡你,或偷情,还需要穿过大半个中国吗?
时间:2018/1/23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35次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

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

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

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

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

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

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这是一首经典名诗,被收录百度百科,诗的作者就是那位自称被王家新、食指强奸过的脑残诗人。我不知道王家新教授被戴上"强奸犯"的大帽子会有什么感受,总而言之,名名大鼎的王大诗人家新先生,见到这顶大帽子,肯定不阳萎,也会早泄,估计怎么也不可能再有强奸的能力。

    这里,还是要回到这首鼎鼎大名的诗上,这大摡就是那首--被网友誉为"千里送阴毛"给那位以杀狗著名诗人的情诗。这一根脑残诗人的阴毛,赠与这位杀狗诗人,杀狗诗人要与不要,那是属于他们的私房话,别人大概不必探究。但是这位雷大诗人平阳先生,要与不要这一根阴毛,可能都比那位王法诗人幸运,至少没有被像《狗日的王法》那样,也被谱一曲《狗日的雷平阳》或《狗日的杀狗的雷平阳》的赞歌或赞美诗。

       大概有那么相当的一段时间,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概念被彻底扭曲了,首先,是以莫言为代表的日本侵略中国、大东亚共荣有理论,然后,是以方方为代表的土改灭人性,剥削有理论。当时,也就有这位脑瘫诗人,狂吠性欲高潮的合理论。然而,细究一下这首经典"名诗",除了标题党,只所谓"千里睡你"之外,估计除了歇斯底里叫嚣"睡你"之外,连起码性诗让人想象语句都沒有,称之为诗都不合格,更没有诗最起码的意境和境界。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唐亚平巜黑色沙漠》,远比这首诗更像性诗。也就是说,你想写一部巜金瓶梅》,至少也有一点点曹雪芹的道行,否则,想写《金瓶梅》的资格都没有。这里,仅就标题党而言,也远远没有伊蕾《你不与我同居》刺激,纯粹是低级趣味的迎合而已。

       睡你,就理直气壮的去睡,有什么了不起,还需要吠叫着穿越半个中国吗?随便找一头牛或驴,足可以满足这种低层次的性欲。当然,这也不能让被睡的人起鸡皮疙瘩,比如那位杀狗的诗人,恐怕不恶心的呕吐,就已经是万幸了。某种程度上讲,脑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脑残形成的心理残章,还要以诗人自居。甚至还认为自己叫嚣的合理,扭曲了价值观念合理,变了态的性饥渴合理。我们尊重诗歌,尊重那些写下美妙诗歌的诗人,美化和美育了人的心灵,也尊重那些残疾甚至是脑残的人,因为诗歌而改变了命运。但是,诗歌只所以是诗歌,无论审美趋向如何变换,总应该有隐隐约约的美的情趣,是向上的精神。像《狗日的王法》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只能是脑残到人格残缺的人的文字游戏。

      对于这位脑残的诗人,这里就不去理会了,可怕的是没有脑残的人,仍在扮演脑残的人,并理直气壮说,这是人性的需求。鲁迅先生《狂人日记》里说:

   "救救孩子,没吃过人的,大概还会有吧?"

    对于诗歌而言呢,有谁敢说,救救诗歌呢?除了王家新、西川之流,谁敢有这种底气?救赎不自救,如果,还具有中国诗最起码的道德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