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醒来日迟迟 --大俠王诚印象
醒来日迟迟 --大俠王诚印象
时间:2018/1/18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28次
醒来日迟迟
      --大俠王诚印象

    被作家方方称为"活宝",还是"乖乖"的王诚阁下,堪称为京城一俠。无刀无剑,却独步昆仑,任我行之天下,而独站自媒体之鳌头。我们之相识是因为有共同的对手方方,也就是说敌人的敌人,也就是我们的朋友。相识于方方小姐的《软埋》,王诚与我尽管对手相同,观点却大相径庭。我的观点是《软埋》也好,硬埋也罢,毕竟主张比较隐晦,况且,读者又少,故而影响不大,就像孙猴子石头缝里蹦出来,由她去吧。而王诚却十分认真,在阶级立场上决不让步。我看不惯方方的是对长辈的不尊敬,有违一个作家的修养与涵养,所以,也就路见不平,打蛇之三寸。至于说我是柳忠秧的座上宾,那方方绝对高抬我了。我和柳先生只吃过一次饭,而且,还是地下室。如果我请他,至少应该不会在地下室。
        王诚是我的座上宾,至少高于柳中秧对我的待遇。不是因为他被方方称为"活宝",就一定讨人喜欢。王诚活得纯粹,是个哲学博士,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陈来先生的博士。王诚有一股冲劲,有点薄熙来“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气概,只不过陈来先生绝对不是西楚霸王,也不是牛鬼蛇神,肯定希望自己的学生,青出于蓝而直上云霄。所以,王诚说,哲学家研究自己,专家研究别人。他大概是属于研究自己的那一类,而陈来先生将来也极有可能研究自己的这位学生。
       王诚有时候真像一位大的哲学家,有些想法幼稚的好笑,却不无道理。比如其有感于宗教泛滥,寺庙横流,有一天忽然突发奇想,要建一党庙,将党的缔造者也诸列排位。这似乎好像好笑,细想却颇有道理。有时候,信仰的确立,需要形式上的重复。比如入党宣誓,再重温入党誓词,感觉就是不一样。重复某种理念,就是信仰之加强。难怪《左传》云:国之在事,在祀与戎。
     王诚不修边幅,大智若愚,大礼不辞小让,有点像孔明诸葛:
       
       大梦谁先觉
       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醒来日迟迟

瞧,这张照片怎么样?刚才我照的,醒来何只是日迟迟呢?已经日落西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