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沙禽上钓舟
沙禽上钓舟
时间:2018/1/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7次
沙禽上钓舟

     这两天有点走火入魔。为了能够按时按点,第一时间观看电视连续剧《风筝》,推辞了两次晚宴,就连前天晚上,和30年前的同学聚会,也是刻意选了一个有电视的房间,一边观看一边一心二用叙旧,显得好像漫不经心。
      电视剧看到今天,也就是第27集的时候,一悬着的心,总算开始快要落地了。剧中的郑耀先生面对提审自己的北京总部首长,才开始会开自己中国共产党员的身份,开始向党组织倾吐潜伏18年来的许多酸甜苦辣⋯⋯,就像他说的:"一个经过九死一生的人,对于死,也就看淡了⋯⋯",而他对组织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希望能找到牺牲了的战友,将自己和他安葬在一起--这不是剧中无边际的放大一位共产党员的形象,当郑耀先知道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蓝宝石,也无法证昍自己身份的时候,这种要求反而更多了许多人情味的成份。
    《风筝》这部电视剧的成功,还在于突出了信仰的力量。这信仰不仅仅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同时,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国民党特务所谓的忠诚与信仰--特别与郑耀先结婚,并生有一个女儿的林桃得知自己的丈夫是潜伏的共产党后,而造成信仰的崩溃,最后只好用剃刀毁空自杀时,让人感到一种摧肝裂胆的痛楚,难道命运就是这么残酷么?让你别无选别,只有一声叹息。
       剧情中有较为真实的人情味。感人心者,莫先乎于情。《风筝》较之另一部谍战剧《潜伏》,更为恢宏,更为迭荡起伏。从另一角度深层次地解释蒋家王朝之所以倾覆的根本原因,就是腐败与彻底失去人心。说心里话,《风筝》能够唤醒人一种久违的激情,那就是让人相信信仰,而去拥有信仰,而真正拥有信仰的人才是幸福的人,更是坚不催的人。试问在和平年代的今天,谁还拥有这种最朴素的可支撑自己精神的信仰呢?值得反思,也是我们潜在的巨大危机之所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然而,希望还是有的,就像鲁迅先生在《药》的结尾在夏瑜坟上加上一个花环一样,就是一期许与祝愿。希望,又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就是地上的路。所以,这里我也画蛇添足加一结尾,是为希望之所在:
        寒川消积雪
        冻浦渐通流
        日暮人归尽
        沙禽上钓舟

凡事总需要一个过程,如面包会有的,一切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