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信仰,仅仅是因为别无选择吗? --再谈电视剧《风筝》
信仰,仅仅是因为别无选择吗? --再谈电视剧《风筝》
时间:2018/1/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06次
信仰,仅仅是因为别无选择吗?
       --再谈电视剧《风筝》

      谍战教父柳云龙先生绝对是大腕中的大畹,让人叹服。《风筝》看到今天,也就是剧中的主人公郑耀先被自己人抓获正在接受审问的这集,让人揪心的实在不忍心再看下集了⋯⋯,唯一无奈的叹息⋯⋯
      
"北京总部台鉴:
          我是一名情报员,代号风筝。战斗在敌人心脏18年了,⋯⋯,我的联络人陆汉卿同志牺牲了⋯⋯"
     --这就是那位被称为军统六哥的郑耀先四面楚歌,别无选择时想要写给北京的信,然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能够恢复和组织的联系吗?一个在隐蔽战线上,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极有可能被冤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这需怎么样的承受和忍耐呢?又有什么能够去支撑这承受和忍耐?这里,我不敢昌然地写下两个神圣的词汇:信仰,可除却信仰,又能够是什呢?难道信仰,仅仅是别无选择吗?
       《风筝》很自然地想到了开国上将李克农将军和潘汉年同志。其实,潘汉年就是我们党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典型,尽管,后来也被冤枉致死。但是,他毕竟曾在自己为之奋斗新中国的政府机构担任过要职,还担任上海市副市长,而去世后又得以平反,恢复了名誉。可剧中的郑耀先呢?可以说是一生时时处处都身处险境,为革命做出过巨大贡献,却几乎被镇压或被革命,一天都没有享受过革命成功的喜悦,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痛楚呢?不被自己人理解,才是更深刻的痛苦。

         《风筝》是成功的,就是创作了一部典型的叔本华先生所说的悲剧。悲剧的作用,就是悲天悯人之后,最后,还是我们自己可怜我们自己,当然,可怜自己或可怜同情所谓的悲惨命运之后,可怜这个世界。但是最重要的就是通过悲剧,学会珍惜。珍惜美好的存在,难道也不是一种别无选择的信仰吗?特别是我们别无选择而只有选择无奈的时候,我们还能够拥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