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王静先生书法之我见
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王静先生书法之我见
时间:2018/1/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23次
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王静先生书法之我见

       俗话说,文以载道,字如其人。字,是一个人的脸面,特别是网络资讯普及以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没有见到某人,先看到一首漂亮的书法,肯定会对这个人先留下某种特殊的印象,反之亦然。难怪现代草圣林散之临去世之前,曾有这感慨:
       
     "写了一辈子的字,到老了才明白,字原来全是靠学问养的呐⋯⋯"

字靠学问滋养,字里行间有乾坤,更有学问,完全是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从事国家文化战略研究的王静先生,开始临帖时间不长,最长也就半年时间吧。从一开始我就领略了其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气象变化与变迁,何止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简直是一日不见三个月兮的突飞猛进。这正说明临帖不在于多,而在于得其神,会其意,而彻底把握其精神。说心里话,颜鲁公真卿先生的字,并不太好把握,更难掌握其精神与气韵,然而,一但得其神韵,必若何绍基、于右任之大家,让人侧目,而不得其法度者,大多为书匠或墨猪。记得过去,我曾长时间驻足于西安碑林颜鲁公《勤礼碑》前,观察其字里行间的气象变化,叱咤风云,雄峙天东。坦率地讲,数百上千年以来所有此碑的拓片,皆无法得其百分之一之神韵与气象,何言至此,又如此绝对呢?此碑间架捭阖、阡陌纵横,笔画如沟渠蓄水,看似丰雍,其实骨力雄劲,俊朗清秀。碑之拓片无法填补其空间的凹下去的部分,故而本来秀朗的颜体颜字,反而显得肥厚而雍容,如果将来有可能3d印刷,或让人识得些许真面目之庐山。所以,临其碑拓而真得其神者,真乃可谓是蜀道之难,需要有敢上青天之勇气方可驾驽。
       王静先生临写颜体颜字,非始于鲁公之《自身告书》,亦非天下第二行书之《祭侄文稿》或书风日臻完美的《颜家庙碑》或《勤礼碑》,而是始自真卿先生早期之巜多宝塔碑》,法度森严,一丝不苟。王静先生审时度势,先得其法,再取其势,顺势而为,乘势而奇其气,一气呵成而又贯之,让人从字里行间又能读出《勤礼碑》的味道,似乎若有神助,而初具大家气象。难怪书家家之如程与天,画字之如陈春勇观王静之书法,皆赞叹曰:大哉王静,独具精神。谁知王静先生真正临习书法,还不到一年时间,让你能不叹为观止么?!
       王静先生也认为:艺术不是技术工种,并以唱歌为例证,有人唱了一辈子歌,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歌唱家,就是因为缺乏天分和悟性。书法艺术岂不同然,书法更不是技术活。书者,心象也,完全是一个人的心灵幻像,诚如林㪚之所言,就是一个人的学养与涵养。

        潮平两岸阔,王静先生秉颜鲁公忠义之正气,饱蘸浓墨,大有大写春秋之势,大气磅礴,大江东去,气吞山河。风正一帆悬,王静先生得颜真卿之豪气与豪迈,回肠荡气,长风破浪会有时一直挂云帆济沧海,一定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写出中国的书法精神,这一点,我们拭目以待,相信未来,就是文化自信,中国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