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江南春风一枝足
江南春风一枝足
时间:2018/1/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49次
江南春风一枝足

      这个题目似乎不合时宜。北方的中国,还没有到冷在三九的最寒冷的时候,就是春天,梦也太长了点吧。如果用诗人雪莱的诗句:"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去生搬硬套,又难免太牵强了点,这大概就有点类似唐伯虎画画,乱点鸳鸯谱了。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江南春风一枝足,讲得还是审美心理与审美情趣。知足常乐,似乎是一种消极的懈怠,其实仔细究之,似乎也未必,关键是足什么,而乐何乎?知不足之足,乐常乐之乐,或许才能有那么一点魏晋精神。魏晋风度,有大仙的味道。
     感觉自己似乎是落入一种思维的怪圈里了,比如写诗,经常遭际鲁迅先生所说的写不出来的时候,硬写的困惑。而这种困惑,又让人矛盾。因为,并不是硬写时,不能不会灵感一闪 ,有时甚至还会灵感大发,偶有佳句。所以,总是让人进退维谷。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去深圳了。有点想念在深圳的诗人吕贵品兄长,吕大哥。贵品兄吕大哥是真正的诗人,写诗,是他战胜病魔,消耗时间,延续生命的一种方式。完全能够想象贵品兄一边渗析,一边写诗的情景,进入诗歌的世界,一切都会忘记,这是诗歌的特殊疗效,肯定能够治好吕兄之病。

    又感觉自己的随笔或诗,都很有"八股"味,结尾总想往题目上靠一靠,否则,感觉好像没有收笔,就不能算一篇文章。比如今天江南春风一枝足,足的是什么?其实,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更何况是微自媒体时代呢?莫愁前路无知已,朋友圈里有知音,比如我和诗人吕贵品老兄,就是这种知音。贵品兄,保重自己,又是一年春秋过,读君诗句更年轻,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