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苟利国家
苟利国家
时间:2018/1/4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04次
苟利国家

      今天对我来说,是人生中最为感动的一天,一直都在热泪盈眶。为此,还特意给我远在长沙,年已逾九旬,我父亲他们那一代人中,唯一还健在的三叔打了电话,告䜣他我的这份感激、感动与感恩。让我这位老叔叔也能由衷地为我高兴与自豪。
     我是一个农村里长大的孩子,父母也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尽管,我的父亲母亲早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就毅然决然地加入的中国共产党,置身于抗日战争的前线。然而,战争没有改变他们的命运,更没有改变做为中国农民内在的本质与本色,直到新中国成立,一直生活在农村,仍然是普普通通的农民。所以,我遗传和流淌的都是农民的血液,是一个纯粹的农村的孩子。记得昨天我还为自己没有认真地阅读过《红楼梦》,而极有可能不能够成为一个名附其实的作家而懊悔。然而,今天,似乎又有点像鲁迅先生笔下的柔石了,多了许多信心与自信,一切只要学起来,一切都会犹失未晚。
      苟利国家,这是林则徐先生对联上联的前半部分,今天用做题目,却不敢写下后半部分。说心里话,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件事情能够和国家联系起来呢?记得当抗日英雄赵尚志将军的烈士陵园以及纪念馆,在赵尚志将军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落成成将军家乡辽宁朝阳时,我也曾经由衷的感叹了一声。因为,如果没有我帮助赵尚志将军的妹妹赵尚文女士,找到赵尚志将军的老战友原中纪委常务书记韩光同志,并劝说韩光书记将我代赵尚文女士起草的信笺,转呈给中央的话,可能中华大地上就不会再多一处中宣部命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当你某时某刻能够和国家联系在一起,站在国家角度,能为国家做一点小小的事情的时候,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与光荣。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就是一种光荣与荣誉。
      然而,又有谁能够经常站在国家的置高点上去思考或面对呢?季羡林老先生曾执着地相信,二十一世纪,中国必将居于世界地缘政治中心。而老人家所做的事情,也就是八十岁以后开始写《糖史》,八十五岁以后开始写散文,直到在301医院完成最后的《病榻杂记》,似乎和国家和民族也没有多大的关系。然而,却告诉我们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文化自信就在坚持,并且相信自己。而热爱祖国,就是从自己身边,最简单,最普通的事做起,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还是喜欢鲁迅笔下的柔石,只要学起来,并且敢于坚持,就一定能积沙成塔,路行千里。所以,一直不敢辜负季老,更不敢辜负领导的信任与期许,坚持下去,路,总会有的,只要自己一直走下去。相信自己,就是要锲而不舍,决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