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事与器
事与器
时间:2017/12/25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83次
事与器

      我不认识沈鹏先生,自然亦无缘目睹其挥毫泼墨之风彩。据说沈鹏先生的毛笔很有特点,羊毛长锋、锋长了到极致。握笔亦然,必持之于顶端,饱蘸浓墨,纵模挥洒,如策马扬鞭。所以,沈鹏先生的书法无论怎么肆意纵横,挥洒自如,却始终若惊蛇出洞,迅忽而不虚浮。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书法更是这样,传说书圣王羲之的书法启蒙老师卫夫人,就喜欢用兔毛笔,又理论之:“有心急而执笔缓者,有心缓而执笔急者。若执笔近而不能紧者,心乎不齐,意后笔先者,败;若执笔远而急,意前笔后者,胜.”,又契合沈鹏先生的实践,故而,沈鹏先生作为中国书协主席,还是众望之所归。只不过中国书协现在是老鹰变成了夜猫子,或叫驴变成土蚂蚱 ——一代不如一代了,让人实在不敢苟同与恭维。
        卫夫人《笔阵图》强调用笔的重要。有一段时间没有所有的笔都轮流上阵,各显神通了,有许多笔已经彻底枯干成硬块,昨天,让人洗出几只,今天,一用却实在是不听使唤,总是问题百出,细究之,原来还是洗笔过程中出现了问题,破坏了原的层次和结构,以至于总是不能得心应手。犹如排兵布阵,比如想布一字长蛇阵,却变成了八卦阵,让人哭笑不得。

       事之与器,表现在洗笔的这件小事上,也大有学问。所以,我说书法不是技术活,更不是体力活,其实,某个程度上讲,就是中国文化的综合。故而,像砚墨、洗笔这样的小事,非自己亲历亲为,而不能得其心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