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小说 > 曲径通幽处
曲径通幽处
时间:2017/10/7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57次

曲径通幽处

     今天国庆节,有点闲暇时间,然而,想拟就要写随笔的题目,却颇有点困难。于是先读柳宗示《小石潭记》,再读王安石《游褒禅山记》,然而,既没有获得灵感,又没有寻找经典名言,作为题目,看来今天的随笔要落空了,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无奈,那就是并非江郎的江郎才思枯竭。
     多年以来,自认为还算是一个做事有始有终的人。记得前几天还有一篇文章,写了一半,其实完全可以续写,绝对不是狗尾续貂。还有前几湘潭之行,也欠下了文债,总要有个还的时候。然而,今天是国庆节,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总觉得谈一些风花雪夜,或其他不着边际的话题,似乎也不和时宜,让人颇有踌躇。晨临爨碑集联:金龙山在,白马湖来,原本想借做题目,谈一谈自己新得一大瓷缸而当做水池的感受,却又感觉有点生搬硬套。
      今年初,就准备在院子里挖一个水池,养一池金鱼。却因为养有藏獒,所以,迟迟没敢动工。然而,总是有点贼心不死,每每回家总觉缺点什么。前几天闲逛,偶见一景德镇清花大缸,直径一米二,高八十,足足能装差不多一吨水,如果再寻些根雕奇石之类的东西,做成假山,也不就是半个鱼池了吗?尽管价格不菲,足可以挖三个鱼池,但还咬了咬牙买了下来。说也巧,正好傍边有一个竹筒做的过滤装置,也一并购来,组合在一起,颇有那么一点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让人好不快意。
    记得一位高僧站在了北京国贸的立交桥上,恍然大悟:
   
   "哇,桥原来可以这样架⋯⋯"

那么我呢?看着颇有点小桥意味的流水,听着这哗哗的水声,似乎也有所悟:

"噢,水声原来也可以这样听,不必去深山峡谷⋯"

过去总不明白,唐代诗人常建诗句:曲径通幽处 ,下一句怎么会是禅房花木深呢?现在似乎懂了,如此而已,如此而已么?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