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小说 > 闲来无事乱说诗
闲来无事乱说诗
时间:2017/9/30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52次

闲来无事乱说诗

     现在忽然觉得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极有可能成为一位诗人。国务院参事忽培元先生说我:诗略上乘,书画中等,文章小资而下乘。我却觉得恰恰相反,因为,自十四、五岁写出第一首诗《远行》以来,现在,总算应该差不多该有100首了吧? 诗可能,是物以稀而贵,故被认作上乘。
        100首诗,大概对于写诗的人来说,是一个坎。如同73、84岁是生命的一道坎一样。如果突破了这道坎,就大有可能、小有希望成为诗人了。当然,真正的诗人并不一定靠数量取胜,据说,乾隆皇帝就曾有御制诗近十万首,某等不才,竟然记不起来其中脍炙人口的一首或一句。但是,无论诗人将诗写得多么经典,多么纯粹,像李白杜甫,没有数量,也是枉然。比如北岛如果仅仅写那一几首,比如最短的诗:
      
      生活
        网

也只能是像三流顾城那样,成为黑夜黑眼睛式的诗人。北岛之所以成为北岛,除了有许多经典的短诗之外,还有许多长诗,也很经典,经典地让人百读不厌。对于诗,多年以来一直怀有谨慎的敬畏。可能因为认为缪斯太高贵,太神圣,就是说一位冰洁玉砌的女神,所以,从来就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更不敢去亵渎这份内心的神圣,以至于这么多年爱之欲深,而写诗很少。古人云:诗穷而后工,大概现在自己还没有到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境界。
        今年,好像有点走火入魔,诗意大发,目前还没有统计,估计写了差不多50首诗了,几乎相当于过去30年的总和。尽管有许多不太满意,也没有太认真推敲,但毕竟能够是一种心情的一种记录,也算是诗歌长旅的一种尝试,实践或实验,就不怕漏丑。当然如果将来能够有机会出版,届时再做认真推敲,我想至少还是能够让自己满意。微自媒体时代,诗歌如原子弹的爆炸,几乎是轰炸式的进入人的视线。大部分诗人之诗作,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看起来都像诗,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气概,然而,组合在一起,排列成诗的模样,却不知所云,或所云者不被人知。有的诗甚至可以打乱次序,第一行可以排到最后一行,最后一行可以放在第一行。所以无论怎么看,怎么读也没有一点点诗意。现在微信让诗歌交流便捷了,却很难说,从根本上提升了诗歌层次。正如上世纪五、六十年所倡导的全民写诗运动,似乎好像也波及到了我们那个小小山村:

  "下定镢柄心
       不怕稀松"
    --这是我们邻居四大爷要写的诗,旁边有人说:大爷你错了,应该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怎么错了,耕地还不让拐弯么?⋯⋯"
       --四大娘这边一下子冒起火来,这种全民皆诗的现象,让人苦笑不得。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也一直谨慎地回避着诗歌的泛滥与泛俗的现象,深怕影响到我自己,故而一直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某种不纯粹,或不严肃。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前两天匆匆忙忙去了一趟湖南湘潭道南书院,在高铁上歪写了几首《长沙》《洞庭湖》《少林寺》题目很大,落笔很小的诗,有点敝帚自珍,这不妨也是一种尝试,如小马拉大车,累也是一种境界。
     闲来无事乱说诗,总而言之,现代诗不是现代书法,可以是丑书,可以是怪书,可以用辩子写,也可以用脚丫子划,如果现代诗真那样的话,意吁兮,危乎高哉,中国诗歌绝对是难于上青天了,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