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闲话短说
闲话短说
时间:2017/9/11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73次

闲话短说

    还有一个小吋,凌晨零点。零点,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分界线,要么就是空白,要么,就是还算有话在说,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
     早上好像写了一首诗,尽管,多年以来,也从来没有认为诗有多么高贵,甚至都为认歪做几行斜诗,都不能算做自己当日的课业,不能算做历练或修行。只有每天啰嗦几句,记录下自己的所感所悟,才能感觉没有虚妄以度。
     微信是记录心轨的坐标,将时间、空间以及事件,定格在特定的空间内,就是历史。而记录自己的历史,可以回溯,至少在自己的记忆里是这样,可以忘却时间。说心里话,我们要比前人幸福多了。比如说季羡林老先生记了一辈子日记,总是时间地点什么事情的乐此不疲,而且搬家时还要一本一本携带着,深怕遗失。如果遗失一本,记忆就会略失偏差。而且日记也仅仅只是副产品,这样就人为的把研究、写作与日记区分开了。我们现在的幸福在于:不必苛意记录事件发生发展之本身,朋友圈里轻轻一点,时间、地点、经过基本上一目了然。而真正沉淀为文字的,则是心灵的感受。如果讲与时俱进的话,这就是科技发展,给人提供的便捷,让写作也变得简单了,也不用日记了。
      而诗却不一样,多年以来,我始终认为诗不是写出来的。诗人之所以为诗人,就是能够将诗的感觉,水到渠成为诗。诗是非理性的,甚至是非逻辑的。所以,自己从来没有将偶尔一首诗,聊做每天的课业,除非实在是没有时间,也要像昨晚上那样,先开个头,再留作第二天以做分解,算作是对自己一个交代。
      这些天欠文帐太多,白庚胜主席《文化神州》己初读,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先生是一位真实的人,值得学习。程大师与天争乾的大书法家与天兄,又要结集书法作品集了,如何写好前言,言之有物,也并不怎么容易。袁枚先生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文章非逼迫而有好文,如果将每次动笔都当做一次自己挑战,将每次朋友之所托,都当成一次学习与实践,还要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么?闲话短说,关键在于行动,争取早日完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