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新闻 > 此生此夜不长好--白玛曲真诗歌研讨会侧记
此生此夜不长好--白玛曲真诗歌研讨会侧记
时间:2017/8/29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425次

此生此夜不长好
      --白玛曲真诗歌研讨会侧记

     2017年8月27日,农历七夕前夜,凄凄漓漓,漓漓凄凄一场不是那么温柔的秋雨,让原本仍然燥热的北京,陡增了许多许多凉意,真乃是一场秋雨一场寒,时不我待,让人颇感萧瑟与零落,感叹这就是秋天,肃杀的秋天,还期待牛郎织女的约会么?
      此时此刻,北京朝阳公园,蒙古大营,草原文化部落却从全国各地涌来近80多对别样的牛郎与织女,织女与牛郎,共同面对心灵的缪斯,同赴一个注定是今夜无眠的约会。因为她--一位美丽的女诗人,一位流淌着藏族彝族血液的女诗人白玛曲真的诗集《在低处行走》的出版发行、研讨交流及吟唱朗诵。

        

 著名诗人舒婷发来了贺电:
 
"诗人要做一位生活的引领者,让诗意的文字语言碰触心灵最柔软的地方,让他们在浮躁的天空下,带领迷路的灵魂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而白玛曲真的诗歌,让我们感受到自然清晰,不烦躁,仿佛回到美丽的大自然"
 
那位写过《蓝水兵》,"你的嗓音纯得发蓝/你的呐喊/带有好多小锯齿"的著名诗人李钢也用发蓝的音调说:
 
  "白玛曲真是水一样清亮的诗人,她的诗风明澈纯净,热烈真挚,并且机智敏捷,尤其善于捕捉和表达一闪而过的心灵感觉。"

诗人洪烛结合自己在西藏釆风的亲身感受,特别写作长诗《仓央嘉措心史》特别体验,认为藏域文化特殊的神秘性,所以才诞生了白玛典真这种西藏特质的诗人,认为白玛曲真的诗就是西藏的真山真水,没有被污染,没有任何尘埃,是绝对绝对的纯净水,却不是罐装的纯净水,纯净的山水,让人陶醉。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楚水也认为不同民族的特质,对诗歌创作会产生绝对性的影响,比如藏域高原广为流传《格萨尔王传》,说唱艺人经常是一觉醒来,就会唱出自己都不知道的内容,让人怀疑这个富有神未必的民族,好像记忆可以隔过时空传递⋯⋯,并且为白玛曲真写了《巍巍潺潺的低音符》的诗歌评论。等等还有女诗人潇潇、阿紫,作家网赵智都谈了自己对白玛曲真的诗的感受,如那首最浪漫的事的歌谣。


       今夜无眠,难忘今宵,这是一个注定无眠的七夕前夜,为了诗神缪斯,为了白玛曲真这位美丽的藏彝混血的美女诗人,大家一醉方休,不醉决不方休。席间白玛曲真的谈及了自己经历颇多民族融合的传奇:父亲是藏族人,新中国成立之初,到四川甘洛剿匪,母亲是彝族人,也是当地大土司的女儿,是被土改或被剿灭的对象。剿匪的父亲和被剿匪的母亲,一见钟情,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毅然决然抛弃了一切世俗杂念而私奔了,从此,二人永远地留在了四川甘洛,大渡河谷--这青藏高原海拔最低的地方,于是乎就有了像白玛曲真一样美丽的五朵格桑花和一位像白马一样的白马王子,相爱并厮守了一生,恩爱了一生,恩爱的让人羡慕。白玛秉承了父亲的勇敢与善良,"把每一块白云  当做哈达/让飞过的大雁  带走乡愁",曲真又遗传了母亲的纯洁与质朴,"在别人的洼地  找不到生命栖息的地方/依然爱着低处的阳光",写着自己的诗歌,《在低处行走》,款款缓缓,如歌如䜣。
      这是七夕前夜,中国情人节的前夕,凄凄漓漓,漓漓淒淒的秋风秋雨之中,让人感到了诗意的温暖。没有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伤感,却多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的感叹。其实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总会人散尽,而此情此景却余音袅袅,因为,最醉人的仍然是白玛曲真的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