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楚水和空碧
楚水和空碧
时间:2017/8/21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12次

楚水和空碧

     楚水和空碧
     吴山映日红
          --这是老一代书法家曾玉衡先生1999年,老人家89岁时赠我的联句。我和曾老不熟,这幅对联是深圳红荔书画馆馆长黄南美先生帮我求的,一晃十八年过去了,黄老南美先生也已年届九旬,曾老玉衡业已去世整整10年。曾老应名当大书法家之列,特别是其经常在手腕加上二斤四两的铁铊,而且日耕不缀,曾被书坛一度传为佳话。
       和老一代书法家林散之先生一样,曾老并不苛意在意润笔费,馈赠书法完全是凭感觉和眼缘。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入的老人家的法眼,也不知道在自己对书法还懵懂的情况下,在当时诸多书法作品中,随意一挑,竟然选中的是这幅精品中的珍品,这些年尽管也搬过几次家,却始终与我如影随形,不离不弃。这㳄房屋重新装修,我特意将其高悬在楼梯的走廊里,颇有吴山巍峨之势,楚水碧空之澄,让人赏心悦目。
      我不懂对联,2001年,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著名嵌名联专家谷向阳先生曾欣赏过此联,认为对得大胆,直接用楚水二学启首,需要胆量,又避免了"楚",难于对"水"之尴尬,是妙对中的巧对与绝对,有意境,更有诗意。而且诗书相得益彰,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秋风古道题诗瘦,落日平原纵马豪。这些年,类似对联一样分开的句子,我也写了不少。由于不懂平仄,始终不敢以对联或楹联以谓之。客观地说,平仄格律也不是什么实验室里尖端科技,只要用心学,再加上一本字典足矣,我却偏偏不去尝试,肯定另有原因。闻一多先生说:"新诗是戴着镣铐跳舞",我说楹联是捆绑住手脚镀步,经常让人首鼠两端。记得前几年,我的老朋友台湾诗人范光陵先生提倡新古体诗,就是要彻底打破平仄格律之束缚,只看意境和境界。对此我双手赞成。对联呢?就好像是民国时仍然留着辫子的辜鸿铭,是个老顽固。还记得袁世凯袁大头死的时候,就有那么一幅经典对联:

袁世凯 千古;
中国人民万岁! 

     上联5个字,下联6个字。这个对联不对称,意思是说袁世凯对不住人民。如果对联解放平仄、格律以及形式亦如此,嘻笑怒骂皆成联句,那才是中国文化的又一次解放与飞跃,这也才是文化自信的基础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