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故事 > 林蛋大与楚中天
林蛋大与楚中天
时间:2017/7/10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26次

林蛋大与楚中天

   这是著名书法家程与天先生发给我的微信,一睹让我一笑,再暏让我二笑,三睹呢?只有笑了。
        程与天者,何许人也?中国书法家也,似乎有点类似课堂回答老师提问。如果说相当年墨大人刘半仙被称为小程与天却是实事,是一参照。只不过现在这个墨大仙确实比半仙还半仙,怎么能承认自已是小程与天呢?如今之墨大人口吐莲花于昆仑外,绝对不是海拔底的不底,难道不是吗?老子学问八斗,你知道吗?八斗多重?阿Q对孔乙已说:
       
    "奶奶的,只有半仙的分量⋯"
     哈哈,孔乙已对曰:
 "半仙啊,个子不高,却学问不低呀,那是绝对牛z-A之上的尤物⋯"
     "据说发财了?"阿Q怯生生的问
          "那是,那是⋯⋯,绝对有赵举人的阔绰⋯"

    --以上先戏说一段,类似"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可以有截然相反的断句,这是中国语言文字之趣,更是中华文化奥妙之所在。借山水之为水者,唯曹孟德之"衮雪",衮借滚滚长江东逝之水,有逝者如者如斯夫之慨叹。而雪字,静态端庄,笑对每日日升之太阳,自然更是另一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书法诗词相应,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才是大心境。
      据说泰山上有"虫二"两个字,经常被文人墨客解读为"風月无边",想在莽莽苍苍的泰山之上,有此等"虫二",却也无边風月,但是,如果刻在像臧克家先生巜有的人》的墓碑上呢?还風月无边吗?比如此幅"林蛋大和楚中天"照片,就有点意思,墨半仙解之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能没有大鸟蛋,鸟蛋不就是一盘菜么?而楚某人解读之,没有曹孟德滚滚长江东逝水之水,楚中天与楚中地又能何如?空旷也,不如无语。最近匆匆忙忙去了一次西安,一直思谋着《白鹿原》的"原"是啥个物什,昨天原计划《华山论剑--陈忠实、贾平凹、金庸之我见》,但是与大俠过招,需要慷慨之勇气,正在犹豫。正值程与天兄发来此图,不如先于墨半仙小试身手,趣而一乐,也算是"虫二"一番,哈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