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书画 > 澄怀味象与坚如盤石
澄怀味象与坚如盤石
时间:2017/6/27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25次

澄怀味象与坚如盤石

     收到了全景部长的题词,我的眼睛一阵又一阵的酸涩,强忍住感动的泪水。作为曾经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老人家题词,特别是给个人题词,素来谨慎。记得前几天,怯生生地和部长说,能否为题写:"澄怀味象"或"澄怀象味",以形容书法或绘画心境,至于于我个人,从来不敢奢望部长题词,也不敢和部长张口。
       和部长相识于1998年一次座谈会,那时候交往也就止止于照像与寒喧,不能算是熟悉。后来,部长专注于县委书记的好榜样谷文昌的调研与写作,在感叹于福建东山县百姓"先祭谷公,再祭祖宗"的同时,又难免感慨谷文昌同志去世30多年了,与其有过交往的人,尚健在的已经很少了,特别是党内的高级干部,没有熟悉的人描述,总感觉缺点什么。当时,我住在总政西直门全军老干部服务处。楼上就是素有军中儒将之称的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石一宸将军,首长一直在福建工作,长达23年。一提起谷文昌,石一宸首长马上就说:
 
   "认识、认识,他是河南人,在东山岛上治沙造林,我去考察海防时经常见面,都是北方人,谈起话来,很容易听懂,很是亲切⋯⋯"

没过多久开国将军石一宸首长就亲自撰写了一篇怀念谷文昌的文章,应该是唯一一位谷文昌的老战友撰写的文章,所以,弥足珍贵。记得全景部长的秘书和我说,部长特意交代,以后若出版纪念谷文昌的纪念文集,一定收录此文。
     
    部长很支持我们"中华之魂--纪念抗日英雄杨靖宇、赵尚志诞辰一百周年"的宣传活动,特别是赵尚志将军壮烈牺牲时,这位民族英雄,已经被开除了党籍。我不知道是不是全景部长主持中组部工作时,为其恢复的党籍。但我知道,在我们的联系下,在赵尚志将军的老战友韩光同志的呼吁下,在赵尚志将军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赵尚志烈士陵园、赵尚志纪念馆已经落成,现在是中宣部命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壮烈殉国时恕目圆睁的赵尚军,总算是在自己诞生一百周年的时候,魂归故里,也算可以瞑目了。

     部长很尊重自己的老乡季羡林先生,是部长潜在的知识分子情结使之然也。其实,部长本人也是一位大知识分子,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几乎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所有经典著作,还亲自撰写了《恩格斯晚年放弃了无产阶级革命学说吗?》,享有广泛的影响。我陪部长去看望季羡林老先生两次,季老也有与部长相见恨晚之感,第一次见面,就题写自己的座右铭:
      
      为善最乐
       能忍自安
 
相赠与部长,都是人生的经验与心得,是彼此的感叹与感慨。第二次部长还将自己亲自排摄的荷花赠与季老,素有"北大季荷"之称的季老,非常非常喜欢,生前一直摆放在案头,是另外一种知音。
      
     前两天,收到了部长的题词,而且还是三幅,每幅都饱含着关爱与赞许,这让我感觉压力很大。说心里话,臣本布衣,无大志而躬耕南阳,根本算不了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就是一定要将领导的关怀,当成自己坚持与捍卫某种信仰的动力,锲而不舍,脚踏实地。当然,也不能妄自菲薄,至少自己对书法与中国画,还有自己独到见解,只要坚持下去,澄怀味象,坚如磐石,笃定一种精神,就应不负此生,尽管,前路仍然是路漫漫兮路漫漫,唯有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