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庄周梦蝶 浮生若梦
庄周梦蝶 浮生若梦
时间:2016/5/29 来源:本站作者:楚水 被查看: 389次

庄周梦蝶 浮生若梦

作者:楚水


       这几天有点累,累到梦里,梦也有点疲倦,甚至不想起床。似乎有点像电视剧《康熙王朝》里,幼年玄烨得天花的那一幕,被抢救过来时,搂着孝庄太后说:老祖宗,我想再睡一会儿。
      人有时候是需要抓紧些自己,甚至需要长时间的慢跑,那怕就是在梦里,也不应该放松警惕,深怕倦怠时时侵袭,而丧失了勇气和耐心。或许是因为30年前,曾经有过两次名落孙山的𡟇故,有差不多20年,每年高考前后这一段时间,总会被噩梦惊醒,而且每次都是在考场上,眼睁睁看着一张张考卷上,一个简单问题、一个简单的公式,究竟无法给予答案,那种着急真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非大出一身冷汗惊醒,方能走出这其中的紧张与恐惧。纵便是噩梦惊醒,让人不由的感叹一声:人生的独木桥,走过来真的不容易呐,不容易。

       昨天晚上又做梦了,不是北岛先生的《白日梦》,却又类似白日大梦。同样的事件、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物面孔与表情,至少已经有三次出现在近几年的梦里,醒来还清楚地记得:似乎就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预交了一所房子的订金,房子没有到手,订金却没有退回,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清𥇦,让人不敢不相信。醒来仍怀疑自己,真有此事么?记得98年我曾在北京西直门内预定过一套公㝢,因为贷款没有通过而被迫放弃了,现在仍然清楚记得当时预付款是全退了,怎么还会在梦里不定期地纠结这些子无虚有的事情呢?难道潜意识里,自己真是一斤斤计较的守财奴么?我想,大概应该不会。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或许符合弗洛依德巜梦的释义》。然而,昨天晚上的这个京都大梦,却实在寻找不出合理释义的理由。寓居京郊也八、九年了,悠然南山,别有一番风味的小院子,这些年一直都是怡养心灵的灵魂栖所,从来就太知足了,能不常乐常常乐乎?说心里话,从来就没有羡慕过停车都困难的二环以里,甚至,开车都不愿意向拥堵的路段挤,可是为什么会有截然相反梦境呢?又该如何解释?

       庄周梦蝶,浮生若梦。其实梦的实质有无,并不重要,因为,人不可能永远在不切实际的梦境里生活,如果于此的话,恐怕还没有企及到阿Q的境界。关键是醒来的时候,就像那位"真想再活500年"的康熙大帝,真想再睡一会,也要把持住自己,这样才能梦化蝴蝶,翩翩起舞,而心灵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