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故事 > 【人物】我在于凤至身边的日子
【人物】我在于凤至身边的日子
时间:2016/2/29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589次

尽管过去了将近30年,但有一幅暗淡的画面却始终定格在我的脑海中:疏星点点的深夜,在美国洛杉矶好莱坞的山上,一幢平层别墅里,我搀扶着下肢几近瘫痪的老太太去了趟厕所。回到床上,老太太再也睡不着,倚靠着床头,失神的眼睛蒙着一层白翳,空洞地注视着窗外无边的黑夜。


我知道,她已经这样眺望了快50年。她能望到太平洋的彼岸吗?床头灯下,稀疏的白发微微颤动,我知道她此刻心潮难平。她在想什么?当年东北大帅府的锦绣繁华?“九一八事变”的铁马冰河?还是陪伴丈夫在溪口、沅陵的幽禁岁月?


她就是于凤至。像一颗来自远方的彗星划过夜空,在行将陨落的时刻,发出最后一道耀眼的光芒。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人生轨迹与她有了交集。


面 试


1987年9月中旬,我辞去上海财贸干部管理学院的教职,只身一人到美国洛杉矶的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位。刚下飞机的时候,口袋里只揣着当时外汇管制只允许兑换的47美元。


因为白天要上课,所以我必须尽快找到一份夜间上班又能提供食宿的工作。翻遍当地的华文报纸,总算在角落里发现一则招聘启事:好莱坞山华裔老人急征管家、夜间护理,提供食宿,月薪600美元。


第二天一早,我便迫不及待地请朋友送我去面试。


繁忙的101号高速公路途经著名的好莱坞玫瑰碗露天音乐剧场。车从旁边一条叫巴瀚的小街出来,便拐上了迂回曲折的山间小路。两边茂密的树林、扶疏的花草,掩映着一幢幢精致的别墅。车到山顶,停在一幢乳白色的平层别墅前,门牌是:雷克瑞治路2904号。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郑太太,她操一口台湾腔国语,领我进了餐厅。餐桌旁的轮椅上坐着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太太,皮肤白皙,形体消瘦,看上去有80多岁,因为白内障,眼神显得有点茫然,但精神不错,紧闭的嘴唇透露出几分威严。


她看着我,开始发问,一口纯正的东北口音:“你是从中国大陆来的?”


“是的,从上海来的。”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下我头晕了。我怎么知道她是谁呢?便摇摇头。


“我是张太太!”


张太太是谁?我更晕,只好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是哪位张太太?”


“这你都不知道?”她显然有些不快,“张学良,你知道不?”


哇!我恍然大悟,连忙说:“张学良将军?当然知道。那您老就是,于——凤——至?”


她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后来我知道,她十分在意“张太太”这个称呼,即使1963年与张学良离婚后,她仍然坚持要别人称她为“张太太”,以至于那个姓郑的管家虽夫家姓张,按道理也应该叫“张太太”,但于凤至不容许她叫“张太太”。所以我们都管那个张太太叫郑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