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阳台花事
阳台花事
时间:2015/6/9 来源:新民晚报作者: 被查看: 480次

这几日下班回家,都是先上阳台,去探望那一棵修剪过的光秃秃的老桩枝干。

她是一棵茉莉,只是还没有生发新芽。那天上过“爱如茉莉”一课,心中想起旧事,随手改了QQ签名——想养一棵茉莉了……

父亲故去后,母亲随我客居金陵。母亲在阳台上养了盆茉莉。盛夏时,花枝满头,芬芳四溢。一晚,阳台闲话,她突然提起了父亲,说那时,她曾给父亲做过茉莉花茶。突然间,记忆就被唤醒。我忆起北方故园那四季草木葱茏的小院,那繁花似锦的晨昏,那一株精心呵护经年的茉莉。还有,堂屋方桌上那个大肚子茶壶,壶嘴飘着袅袅的茶香。还有桌旁默默喝茶的父亲,他清瘦的面容上淡淡的笑意……于是那个夏天,那株茉莉成了我和母亲的最爱。每至黄昏饭后,母女二人就在阳台上乘凉。那茉莉枝叶繁茂,叶片油绿,满头满枝的白花,层层叠叠地盛放。母亲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茶叶筒,把我单位发的茶叶放了进去。每天午后,她都把开足了的花朵儿细心地摘下来,在笸箩里晾晒。南方天热,到晚上,水汽就消失得差不多了。于是再收进茶叶筒里,闷上一夜。第二天上午再倒出来晾晒。这样几天,家制的花茶就可以喝了。那粗陋的低等茶,经过这样的炮制,散发出阵阵茉莉清香。我还喜欢摘下一两朵新开的,放进玻璃杯,看那花儿在暗绿的叶片中浮动,花香茶气氤氲着,芬芳了整个夜晚。只是,母亲故去后,阳台上花木渐渐少了,我也再没有养过茉莉……

傍晚,接到朋友电话:“给你送棵花。”这时,他已在门口了。天下着雨,他递过来一棵花树,根部裹着大团的泥土,“是老根,栽上就可以了。”

我知道,过不了几日,她就会在和煦的阳光里生枝散叶。今年的六月,一定会被茉莉染香。我想,我会醉倒在那香气里。因为除了友谊的芬芳,那里还有对亲慈久远的思念。

在茉莉旁边,还有一位“新客人”,她来自深山。另一位好友在山区集训,看到她已经结满花苞,就挖了回来,快递给我。

顺丰送来时,长方的纸盒上,许多的小孔,打开后,花的根部都裹着山泥,外面用塑料袋包扎着。虽远道而来,整株花却依旧精神,毫无萎靡之态。朋友告诉我,她叫石竹,花开五月,每一个新芽都含着一个花苞。花开之时,满盆如彩蝶。

石竹花语:纯洁的爱、才能、大胆、女性美。这山中石竹,野草样貌,却能绽放惊艳。人们把她作为母亲慈爱的象征。有些国家规定,在“母亲节”这一天,母亲健在的人佩戴红石竹花,母亲已去世的人佩戴白石竹花。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期待她们的盛放。  □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