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联系我们 > 我在台湾看到的外省家庭
我在台湾看到的外省家庭
时间:2015/6/1 来源:凤凰博报作者:夏荷 被查看: 768次

从小在台北成长的我,只有寒暑假或过年会回乡下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家。我观察到他们用餐的习惯,在闽南祖父家,女性长辈会备妥一桌饭菜供男性长辈先上桌,等男性长辈都吃饱离桌了,才轮到女性长辈上桌用餐。而在客家外祖父家,对女性长辈礼遇些,男性长辈一桌,女性长辈一桌。前者男尊女卑的传统相当明显,而后者对女性尊重了些,不过我不懂为何要壁垒分明,莫非男性长辈那桌的菜色不同?
  小时候曾听过一种说法:嫁给外省人很好命。我一直观察著嫁给外省姑丈的姑妈,渐渐地我也相信了这个说法。
  二次战后国民政府接管台湾,一九四七年爆发二二八事件(大规模民众反抗政府事件)。接着一九四九年以后来台的外省人,有段时间也和本省人相处得不是很好,本省人很反对家中的女儿嫁给外省人。所以二姑妈当年是在得不到父兄首肯和祝福的情况下,骑了一台脚踏车就跟了骑脚踏车前来的姑丈而去,当然不曾有任何嫁妆。
  姑丈是广西人,当年国共内战时随国民党撤退至台湾,没有家人,只有军中袍泽。他的个性温和不多言,对姑妈很尊重,很多事都是姑妈做主。我没有听过他对姑妈大声说话,倒是姑妈偶会数落他几句。早期他们住於政府分配的眷村,印象中每一户都是红色大门,里头有小庭院,环境挺清幽。后来他们买了三层楼的透天厝,住得很舒适,且终生享有退伍军人福利。我觉得我的五位姑妈里,就属二姑妈嫁得最幸福。
  我最要好的大学同学是外省第二代,只身来台的外省父亲娶了独生女的本省母亲,婚后便同住於其母亲的楼房。因此我同学直到唸大学的年纪都还不能理解我们所称的伯、叔、姑、舅、堂(表)手足是些什么人。她的父亲擅长做菜,我去她家做客都是伯父秀拿手菜招待客人而不是伯母。我发现她的家庭是母亲较强势,相对于本省父权家庭,虽然对子女同样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却像是母权家庭。
  於是,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台湾的外省家庭和本省家庭不太一样到底是为什么?原本不都是来自大陆同样有著中国传统思维?可是嫁给外省人的女性长辈似乎拥有比较多的尊重和自主权,外省家庭似乎不像我前几篇文章所描写般有着重度男尊女卑现象。
  我曾想过两种可能性,其一是由于早期来台的台湾人经历了日据时代,受过日本教育,也因而承袭了日本的文化和观念,使得本省人男尊女卑的程度更甚於一九四九年后始来台的所谓外省人。
  至於其二,外省人不像本省人在台湾拥有家业、房产和田地,生活上反而必须相濡以沫,给予女性尊重。如果是外省人娶本省人,既然没有家产,相对地也少了话语权。尤其若女方有家产,便可能像我同学家那样形成母权家庭。
  为了印证上述论点,我特別和常联系的好朋友(纯粹的外省第二代)讨论了此议题,我们的观察与看法竟然完全吻合。我不断提问为什么,当他回答了我心里已有想法的问题,并且连用字和结论都和我心里想的雷同。那种默契和快感让我脑海里浮现并说出一句最传神的英文成语:You took the words right out of my mouth,我想这让我确定了我对外省人的观察大致上还算客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