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故事 > 【人生】第十七棵白桦树
【人生】第十七棵白桦树
时间:2015/4/24 来源:《伴侣》作者:花枝 被查看: 1547次

1

在第十次参加完同学婚礼之后,在第三次当了伴娘以后,白思羽痛下决心,下一个遇见的男人,不管是好是坏,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年近三张,已经有了身不由己的危险,不得不去赌一把,即使冒险也在所不惜。

其实白思羽在26岁以前有很多人追的,帅的不帅的,没钱的有钱的,数数也有一个班。只是近来的人气不是像股票一样行情上涨,而是有跌到脸绿的可能。红颜,始终是难敌岁月。

现在是秋天,假如在落叶纷飞的街道上,能有一副坚强的臂膀依靠一下,该多甜蜜。

第一眼看到陈阅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感觉。那时她的肚子真痛得紧。她捂着肚子一脸衰弱心里却在狠狠咒骂着,该死的医生去了哪里?他就在这时走了进来。她本来想,医生来了,一定要吵他几句。但当他身着白衣相当有型地走进来,白思羽觉得他虽然戴着眼镜,依然剑眉朗目,神态迷人。

白思羽把自己的表情尽量调整到最佳状态来回答他的提问。天啊,连声音也如此动听。医生给她开药的时候,她特意让他在诊疗单上留下了他的电话。

她向他要电话的时候,他嘴角向上微笑着,看她的眼神宛若潭水一样幽深。

2

晚上,喝着咖啡。热气扑在脸上,痒痒地温润。她突然想,人家那么好,没有女友不应该吧?这样一想,她就有些丧气,直揪头发。

两天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语气温柔,不急不躁,先是问候,再是邀约。天哪,他竟然同意了约会。挂了电话的白思羽尖叫着蹦了起来。原来爱情真的没有忘记她。幸亏没有像其他傻女人一样早早把自己嫁掉。她想。

第一次的约会白思羽选的地点是动物园。一是因为她从没跟哪个男人去过动物园。二是她觉得动物园不会太闷,还多少有些浪漫。

他穿着风衣微笑着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她的肋下像要长出翅膀般飘飘欲仙。而后,他们肩并着肩向前走。她很活泼地跟他说了很多话。从自我介绍开始到工作到生活,还有几个小笑话。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滔滔不绝、畅所欲言过。就好像终于等到了那么一个能够理解她安慰她的人,所有快乐伤感新鲜的大事小事都想讲给他听。

他一直很温和地微笑着听她说话,眼神飘渺。他们一起看了许多动物,猴子、老虎、大象、长颈鹿……差不多看完了所有的馆舍。白思羽想,怎么这么快就转完了呢?她真希望天不要黑,路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那样多好。

幸好,前面还有一片白桦树林。深秋的树林无疑是情人们最好的去处。脚下的落叶簌簌,秋风飒飒,天空湛蓝湛蓝。白思羽觉得幸福两个字从天上正向她掉下来。

数到第十七棵白桦树时,好像今天的一切都在促使白思羽说出那句很傻的话:陈阅,做我的男朋友,好吗?

陈阅靠在树上,沉默许久,他握住她的手:我们只做知己,不做情人,好吗?

3

白思羽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失眠。那句话意味着一种什么态度呢?就是说对她有好感,但并不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只是一个知己而已。

知己是种什么角色,白思羽没有试过。但是陈阅,已经牢牢地占据了她对于完美爱情的一切幻想。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白思羽已经不惜一切。

对于白思羽来说,开始做知己也似乎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和谈恋爱没有太大差别。一起看电影,一起吃大排档,一起喝点酒,一起逛逛街,甚至她可以随时去他的家里,给他做饭或者洗衣。他确实没有别的女人,这一点更让白思羽兴奋。

他们是有默契的。白思羽能感觉到。在周末的时候,偶尔他们会在动物园里的第十七棵白桦树下靠树而坐,沉思无语。或者,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听各种乐器演奏的轻音乐,时光就在那动人心魄的乐曲声中轻飘飘地流走,一恍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有时候,他们看文艺电影,陈阅最爱王家卫,看《阿飞正传》,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他说阿飞真傻,到生命的最后才知道最爱的是哪个女人。

有一次,看到苏丽珍站在墙边哭的时候,白思羽问他,有没有女人像她爱阿飞一样爱过你。

很奇怪,他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他说的是,我没有那样的福气。

4

好长一段日子以后,白思羽发现当知己越来越不好玩。就像一种装备精良的网络游戏,有情节,有故事,有背景,有诱惑,让她愈来愈觉得自己渐渐身不由己地深陷入一个人的爱情里面。她吃饭的时候想他吃了没有,工作的时候想他在做什么,连上厕所的时候都在想晚上要不要去找他。

可他始终像个谜。对待她的态度让人费解。也不能说他不关心她,她生气的时候他会想法子逗她开心,节日的时候他送她礼物,她生病的时候他很细心地照顾她。似乎除了亲吻和拥抱,男友应该做的他全做了。这样想着,就更让白思羽烦恼。

情人节的时候,陈阅带着她去滑雪。白茫茫的世界,令人心动的节日,让白思羽浮想连翩。晚上吃的是情侣套餐,喝了点干白,似乎都有些醉意。晚了,回到旅店,各回各房。白思羽洗了澡,换上睡衣,打开电视。电视里演什么内容全不在心上,她有点晕的脑子里全是陈阅的笑容。哎,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可恶,陈阅这个家伙,不就住在隔壁嘛。

她去敲门。他来开。她低着头就扑进了他怀里。她趴在他的肩头问他,你到底爱不爱我?陈阅揽着她道,你醉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没有明天了吧。他把她扶进她的屋子里,她清醒地这样想。她拉着他的手不想他走,他却依然起身,关门,离去。她倒在床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也许,这就是爱情。思念,期待,相见,微笑,然后哭泣。

从此,她再也不要见他。永远。

凌晨,她一个人静静地消失。她给他一条短信: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

5

后来,白思羽再没有和陈阅联系。好像这一点上两个人也有默契一样。

只是白思羽越来越觉得孤独。孤独的时候,她就去动物园。她看着那些动物笑,喂它们东西吃,然后一个人站在第十七棵白桦树下吹风。然后她竟然在树林里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的男人。他是枫。

枫是一个风趣幽默的男人,白思羽看得出他对自己的情意。另一个情人节的晚上,在他拿出大捧玫瑰和一只钻戒的时候,白思羽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婚后的白思羽像一只悠闲的天鹅,精致而美丽。因为拥有爱情,她不再恨陈阅,如果没有他,也不会有现在的生活,正是所谓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