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煮墨写鹰?
煮墨写鹰?
时间:2015/3/16 来源: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作者:楚水 被查看: 1469次

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尝试写鹰,齐白石、李苦禅、李可染、崔子范的大都已经试过一遍身手,虽然感觉各异,但整体上精神气度相同,皆有鹰乃百鸟之王,居高临下,傲视群雄的霸气与气概,没有认真考据各以上诸位大家画鹰的时代,应该是画家走向巅峰之作,是画家本人心理的写照与写真,老子天下第一,画坛唯我独尊,其实这也是一种巍峨浩然之气,如果没有这种力拔泰山兮气盖世的霸气去支撑,齐白石等大家也不可能彻底卓尔不群,完全脱胎换骨,雄居艺术的巅峰。          

昨天欲临齐白石先生约为1908年"五出五归"第四次离开北京时所画之虾,所题长款,颇让人寒心,画家心绪茫然,天涯路,草青青,云漫漫,没有目标和方向,正如此时所画之虾,也是极为脆弱,小虾游于大海,明天命运何如?生存,也就是能够确切地活着,都是一种不确定,能够茫然么?我想此时,齐白石应该是画不出兀立昆仑的雄鹰的。                                  

煮墨写鹰,自己能够切切体味出鹰的什么?写鹰开始的时候,可能是一个技法问题,但归根结底仍然是一个心有灵犀的问题,关键是具有大鹰之骨气,蒼鹰之气概,老鹰之精神,如此之如斯,敢去具备乎?否则别去写鹰,还談什么煮墨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