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散文 > 此去盛季,染指经年
此去盛季,染指经年
时间:2015/3/12 来源:散文吧作者:悠悠紫星 被查看: 1239次

文/悠悠紫星

我们活着在花团锦簇,在四面楚歌,在一场始末人生棋局;自以为风霜延展,变故爬满情节,可不耐久候的日丽对着苍天舍烈,因主轴只为妥帖,终淡泊不过问企之人事,四方皆对苍天,命运由来犹自举头,尊以容炼修度缺憾的奇异之身。

———题记

初春在破寒的微微轮转间,岁月依在安心的等待走近青山绿水,芳草与轻风相伴的轻扬。只觉那渐渐轮转里,有着离开,却无从相聚。远离一个个盛季,依然轮回的桃花园却因按下心音,在无人的景致里以清淡的身形,独自记忆,悄悄清淡,静静掠拥。

春的光景,透明着清朗一张张微笑的脸。岁月绽放无意间还有无关年龄里,容颜随时光全然释放,走近或走远在自然轮回,上演了各自应对,自然界只待你的走近,无需你的近与远。。。

一个季节有着许多的剪影,来了,又散了,去了,又回了。。。

人总会以为常在湛蓝的世界涌默,会有深入可入心的味道,好象自己习惯便成了自己的另一种生活。当一个个等待的日子在青丝拂面,温柔覆挂,苍苍的岁月却以轻风轻触予肤,鲜活在露珠抚慰芳草,只待春风,浓缩成一副一季的盛景。希望带着眺盼,守望并认清微笑的意味,在桃花的欢宴里放入一颗明净的心。

晴暖了,闪亮的日子夹带着琉璃,只因阴沉太久,阳光把凉凉裹着尘,莫莫游荡,春的羽讨喜心间的光影,微笑着仰望天空,灰度于窗口,暗暗期待欢喜白色的花游来窗口,亦把梦有序如玲珑的心事,婉转满心,素素的清淡点滴挂之心城。

聆听窗口风尘一如往昔,云影怅然莫歌,一个冬的积蓄,待美丽的绽放,冷冷在莫然,这一路的繁华,一路的跌宕,一年又一年看高天远景,红尘滚滚。人世起落几回百转千回,不曾改变唯有孤独沿着生的路口融入万家灯火,品味抚帘月中,抚琴梧桐树下。

一指流沙拼凑不出冷暖,回眸在青灯案旁,芳华染指了柔情,陌上过往,留下一片空白,只是丹青洋洋洒洒在古道的边沿怅然几多生命,几多悠远而经意与不经意的流水风清。

季节,花开,凭栏江南。几分迷离,静遥轩窗之外,俗世剪影如风,无影无踪,感觉却依存,时光覆盖了它们,借得笙歌,清清浅浅的有了痕迹。

丹青春秋,堪把岁月细水长流。听那“岁月静好,现实安稳”多少人借这句只意自己,却不知篡改着文字背后堪为人知的故事。到底能有几多人能懂得其中本人的状况,寓意了几多人生苦楚,那绝世风华的人生多少风雨落寞。悠远的凄凉,碎落了三千弱水的含义。天地那般不堪经意把青春几近荒芜,这一生的旅行终落得夕阳西下,青灯辗转。莫名楚立旧时雁字那段流离惆怅。落墨间光景在眸里闪着星星点点。

寻觅故地,追思风月,匆匆一眼千年人事,几个世纪就在一眼间往返,那铭刻在世人眼中的往事,在我的眼里已物是人非,那消失不见的背影,怎么也不能飞越,模糊而留下的华丽,只能是代价的走向,哽在喉咙,欲诉不能,欲哭不泪。

瘦笔在撕扯着心,只恨华年凡事是一场镜花水月,却更是红尘烟火太多华丽,留住的是看不见的风烟,风带走了它们,它们却把一世清欢在弄潮里抛弃了太多,别人拾起的是乱拨琴弦中的唱说。一世悲歌,以悲的美活着。

初春的灰度,好似昨日纱窗的光线映出的记忆,不曾遗忘在轻轻呢喃。春风里的柔情正云飞霞舞亘古而来,前世,今生的季节,正轮回在路上。

世间事终将是一场繁华,一场淡如水的生活。超然,当世事在时光,在平淡,在生活的忙碌里,都只是面对日子,面对芳华的缥缈,悸恸揉碎尘世的呢喃。闪耀的光芒,羽翼飞翔终有停歇的时候,归于宁静,清淡解套自己给予自己的枷锁,日子此间才有了倾听,还有花香,还有静心品味珍视身旁有着竹韵的厚重之意。

潇湘的幽怨把诗意蒙上了一层面纱,浮世一处经事经人。遇事虽乏味,你能感受事欣事败超然碧波里的浩劫,遇人,每遇一人都会教你一些东西,看清一些事情。心窗的打开,梦自然会放飞,千顷心间波澜安为帘,枕着清风将一切悠闲怡情停泊,冥冥中,让自己在尘世随时间去简单步履。

红尘恍惚星月里的转身,浩瀚无比,转身间一切归于陌生,万万千千的光影在游离,那么微小,那么不足轻重的飘浮,星际充满飘浮的歌。身披紫陌红尘,纵然廖落,朝暮的光影总会如期循序,日月星晨执念相伴身边。

经年依然梦与白云,淡泊梦的白云,心湖千里之君,牵念你的疼爱,怜惜。。。

2015.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