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诗歌 > 萨福(Sappho)诗选
萨福(Sappho)诗选
时间:2015/3/2 来源:新浪博客作者:萨福 被查看: 2787次

关于萨福的逸闻趣事,版本层出不穷,大多是基于不大可靠的传闻。在埃里卡琼的《萨福的飞越》这本书里,琼将这个诡异的希腊女诗人拉进肥皂剧式的世俗生活中。萨福像斯嘉丽一样在男人中间周旋、调情,“似乎想要吞下整个世界”。行文中,琼激荡的语调如同萨福转世。在她笔下,萨福是一个无所畏惧、卓越不凡的女英雄。

在《如果不是冬天:萨福断章》里,安妮卡尔森以独特的翻译风格,描述了萨福在大到爱情、欲望、婚姻、驱逐,小到靠垫、蜜蜂、豆子,以及关于衰老、羞耻、时间等等人类方方面面的思考,用括号和空格来提醒读者纸草上原稿文字的残缺。

美女、诗人、男诗人的情人、第一个失恋投海自杀女诗人、女同性恋者、现代女权主义的先祖……在萨福这个名上,似乎可以加上任何一个在现代文学流行着的词汇。若是萨福本人,大概情愿用自己的诗形容自己吧:“周围的群星黯淡无光而她的光华,铺满了咸的海洋和开着繁花的田野”。

萨福(Sappho)诗选

给安娜多丽雅

我觉得同天上的神仙可以相比,

能够和你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听你讲话是这样的令人心喜,

是这样的甜蜜:

听你动人的笑声,使我的心

在我的胸中这样的跳动不宁,

当我看着你,波洛赫,我的嘴唇

发不出声音,

我的舌头凝住了,一阵温暖的火

突然间从我的皮肤上面溜过,

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我的耳朵

被噪声填塞,

我浑身流汗,全身都在颤栗,

我变得苍白,比草叶还要无力,

好像我几乎就要断了呼吸,

在垂死之际。

杨宪益 译


给所爱

他就象天神一样快乐逍遥,

他能够一双眼睛盯着你瞧,

他能够坐着听你絮语叨叨,

好比音乐。


听见你笑声,我心儿就会跳,

跳动得就象恐怖在心里滋扰;

只要看你一眼,我立刻失掉

言语的能力;

舌头变得不灵;噬人的感情

象火焰一样烧遍了我的全身,

我周围一片漆黑;耳朵里雷鸣;

头脑轰轰。


我周身淌着冷汗;一阵阵微颤

透过我的四肢;我的容颜

比冬天草儿还白;眼睛里只看见

死和发疯。

周煦良 译


无题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飞白 译


没有听她说一个字

坦白地说,我宁愿死去

当她离开,她久久地


哭泣;她对我说

“这次离别,一定得

忍受,萨福。我去,并非自愿”


我说:“去吧,快快活活的

但是要记住(你清楚地知道)

离开你的人戴着爱的镣铐


如果你忘记了我,想一想

我们献给阿拂洛狄忒的礼物

和我们所同享的那一切甜美


和所有那些紫罗兰色的头饰

围绕在你年轻的头上的

一串玫瑰花蕾、莳萝和番红花


芬芳的没药撒在你的

头上和柔软的垫子上,少女们

和她们喜爱的人们在一起


如果没有我们的声音

就没有合唱,如果

没有歌曲,就没有开花的树林。

罗洛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