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卖油翁的平仄观念与孔乙已的油瓶哲学之一:从孔石泉老将军"慎"字少了一横讲起
卖油翁的平仄观念与孔乙已的油瓶哲学之一:从孔石泉老将军"慎"字少了一横讲起
时间:2015/2/26 来源: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作者:楚水 被查看: 1367次

卖油翁的平仄观念与孔乙已的油瓶哲学之一:从孔石泉老将军"慎"字少了一横讲起          

              

这个题目有点长,因为想触及汉字的功能及语文教育的问题,这个话题很大,难免流于空泛,不如从具体的事件去着手分析,或许能够得出相对比较客观的结论。            

  

这幅慎独则心安的书法作品,是2000年12月我向原中顾委委员、55年中将,广州军区原政委孔石泉将军多次请求,才得以讨来的墨宝,体现着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对晚辈的一份关怀,弥足珍贵,一直悬挂在老家的书屋里,是为一种对已逝的前辈的怀念。有人说孔老的"慎"字少了一横,严格意义上讲是一个错字,甚至还以此推测出孙老是有意为之,暗自劝戒我处事不慎。当时孔老将军已经91岁高龄,是否能有泰山"虫二"之风月无边的匠心,我不知道,只知道无论写什么,都是对晚辈后生的关怀与勉励。说心里话,至于这幅书法的章法结构,甚至慎字缺少了一横,都是没有注意的,至到昨天,一位从事了27年语文教育的老师,十分认真严肃地指出此幅会让人贻笑大方,甚至是让孔石泉老将军出丑了。这可能是我的不慎,由此,不由得想起中国汉字的功能与效用究竟该是什么?难道就是孔乙已之强调的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吗?这其实是一个形而上学与辩证法的关系,认真是一个好习惯,如果在语文教学中刻意去研究并教授学生,茴香豆的那一种写法最能表现茴香豆的本质特征,这未免是钻了牛角尖,剑走偏锋不是笔,捡得芝麻丢西瓜,这种一叶障目不见山的形而上学的心理定势,其实是农耕文明之中一种宿命的悲哀,也是文明文化前行中的一种桎梏。好在是历史长河中有一大批类似项羽欲学万人敌的江湖豪杰在,这可能就是鲁迅先生赞许的埋头苦干的民族脊梁。      

再由此再回到汉字功能和效用上,书法作品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什么?这里不能以偏概全,更不敢以一家之言而掩百家之声,唯有粗浅地谈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本人认为字意与书势天人合一有机融合有机统一,方有可能成为上品甚至神品,首先识得其字,書得其势,意达其神,臻入其境,如此幅云南护国军讨伐袁世凯时出版的《天討》之封面,怒发之冲冠。而识得其字,首先在字本身的内容和含义,其实,在书法实践过程中,多一笔少一笔是无所谓的,特别是草书,只是一种习惯,有谁去较真某字某词为何这样草而不那样草,如同算术中较真1+1=2为何不等于3一样,是徒劳。       

         

卖油翁与孔乙己,孔乙己和卖油翁,其实是民族心理上的一种半扭曲的文化现象,非短短数言而能言之皮毛,这里先开一个头,算是自己对自己抛出一块砖头,玉不敢说会有,砖头应该还会有几块的,这是必然。特别是地缘政治的中心重新向东方转移过程中,大医疗心,自己给自己把脉,确实很有这种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