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热文 > 写荷叶于深冬
写荷叶于深冬
时间:2015/1/19 来源:本站作者: 被查看: 1597次

再写荷叶于深冬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这句话好像是《荷塘月色》里朱自清一开头就说的,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便能领略月下荷塘淡淡的美妙,是一种心至意即的意趣,颇让人羡慕。          

可,比如俗耐之我辈,估计也有心里颇不宁静的时候,在冬日纵便是去公园欣赏残荷,恐怕也是一种精神上的奢侈,记得若干年前曾写过一首《残荷》的小诗,现在,语句也记不清了,不能说不是一种惝恍与落寞,于是想拿起画笔吧,描摹下你心里的态状,可能就是最美的红荷⋯⋯。                         

崔子范之荷大红大绿,盛装浓抹,万荷塘黄老夫子永玉之荷诡异别样却有生命力度的张扬,那么,我该去写就映日荷花怎么之别样么?红,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绽放的欢乐,不也是一种人生的境界么?灿烂在没有阳光的时候,是一种有城府的蕴藏,是为富有,或有贵族的气质。                           

写荷叶于深冬,不去设想残荷卧冰的形状,忽然想起前年曾经尝试画过的一幅画面《蚂蚁托起明天的太阳》,不是么?冬天里写荷,一笔一划都是绿色的希望,期待明年三月天,万亩荷花碧池塘!

残荷                                 

残荷,怎么能说是冬天的一段往事,特别是在春天。这个落款有点意思,象新诗,又有点象诗人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中国画写意的典型特征就是寓物于情,拟物于心,自然物我各自曲径通幽,别有一番心得心境,此之谓与心有戚戚焉也。艺术创作,无论任何形式的表现方式均是抒发与表现,拟之以情态而抒之以情,是表达感受与思想。诗在功夫外,书与画亦然。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自然界造化尚且如此,更何况人乎?所以,真正的艺术家,就是要造化人心。比如难得糊涂的郑板桥之竹有一傲霜劲倔,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知县板桥大人面对世俗的一种无可奈何;诗人昌耀的诗歌有一种傲视生命倔劲的力量,是因为诗歌是昌耀战胜疾病战胜自己延续生命的一种方式,非历练人心难以得之,所以,艺术的最根本的标准,还是心理的尺度,曾经沧海难为水,还是要在海上下足功夫。            

 残荷,冬日的荷塘是冷灿的,尽管没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的慷慨,但仍然能劲倔屹立在春天,分明是在召示一种不朽的存在,那就是失志不渝,屡败屡战,坚定精神。